位置:龙虎和 > 龙虎和代理 > 正文 >

跳水冠军被判十年,学生欠80万跳楼自杀 网络赌博是条不归路

2018年11月07日 13:03来源:龙虎和手机版

1987年7月出生的杨松今年也才不到31岁,原籍著名香烟产地云南玉溪的他被福建省体操技巧中心引进,帮助福建蹦床获得2009年和2013年两届全运会男团冠军。在2009年蹦床世锦赛男子单跳团体比赛中杨松帮助中国男队夺得金牌,并且在2014年和2015年蝉联蹦床世锦赛男子单跳个人金牌,拥有了三个世界冠军头衔。

随后在福州市安家落户,并且以特殊人才的身份以政策价格购得一套限价商品住房。可是自2016年起他开始沉迷网络赌博,并且欠下巨额债务。在无力偿还的情况下,杨松在2017年4月将这套位于福建福州市晋安区新店镇的房产以160万元的总价卖给他人。但因该房产系限价房,依照规则直到2019年10月1日才能上市交易,所以双方采取了私签协议的方式。

世界冠军被判十年,大二学生欠60万跳楼自杀,网络赌球是条不归路!

在拿到80万元的首付款后想通过赌博回本,可不但再次全部赔光,更欠下更多债务。于是他向家人和领导坦白因沉迷网络赌博而欠债的事实,却隐瞒了已经将房产出售的情况。杨松领导在不知情的情况下,帮助杨松寻找买家,在2017年7月4日经领导介绍,杨松通过编造借口将已经交给第一位买主的房产证骗回,还换了锁,最终又以总价173万元将房产卖给另一人,获得首付款113万元后依然继续赌博,终因外出躲债导致事情败露在安徽落网。

根据福建省关于合同诈骗刑事案件的数额标准,诈骗公私财物价值达100万元以上的,可以认定为数额特别巨大的合同诈骗罪。而根据刑法规定,犯合同诈骗罪,数额达到特别巨大的标准的,最低可以判十年以上有期徒刑,最高刑则是无期徒刑。

2012全国蹦床锦标赛杨松夺冠2012全国蹦床锦标赛杨松夺冠

第一次售房时并不属于诈骗性质,第二次“一房两卖”才构成了诈骗罪,诈骗金额113万元刚刚符合福建省合同诈骗“数额特别巨大”的标准,量刑起点是十年。

法院考虑到杨松曾为国家获取了荣誉和优秀成绩,酌情对其减轻或从轻进行了量刑,判处有期徒刑十年四个月,并处罚金人民币八万元,追缴犯罪违法所得,责令退还受害人113万元。

从世界冠军到诈骗犯锒铛入狱,杨松因为网络赌博令自己的人生转了一个180度的大弯,令人不胜惋惜。而因为网络赌博造成负债累累、家破人亡的事例还有很多。

学生赌球欠债60余万跳楼自杀

2016年3月9日河南牧业经济学院14级饲料与动物营养专业大二学生郑旭(化名)因网络赌球,不但输光生活费,还通过网络借贷妄图翻本,甚至冒用或请求同学帮忙借贷,最终欠下60余万举债无力偿还后选择跳楼自杀

世界冠军被判十年,大二学生欠60万跳楼自杀,网络赌球是条不归路!

3月9日,郑旭在跳楼前给父亲发来的短信,让父母不要来给他收尸。3月9日,郑旭在跳楼前给父亲发来的短信,让父母不要来给他收尸。

他在跳楼之前,给46岁的父亲发了一则56个字的短信,文字里透出异常的决绝:“我跳了,别给我收尸”“来世做牛做马报答你们”。亲友们试图阻止他,无数次拨打他的电话,他只接了一次,嘟囔着说了几句重复的话“不行了,不行了”,然后挂断电话,时间是2016年3月9日下午7点40分。

“听说跳楼摔下去会很疼,但是我真的太累了,兄弟一场,真的很感谢大家以前对我的照顾,我郑旭对不起大家。”3月9日晚,郑旭在微信群里留下这段话后,跳楼自杀。

旭的父亲展示儿子的获奖证书 他蹲在地上边说边哭旭的父亲展示儿子的获奖证书 他蹲在地上边说边哭

当父亲赶到郑旭上学所在的青岛后,看到儿子躺在了医院的太平间,没有穿衣服,面容完好。一位警察告诉老郑,郑旭是从宾馆的8楼跳下的,受的是内伤,当警察赶到的时候,放在床上的手机不断作响,窗户是打开的。警方清理出郑旭的一点遗物,交给了他的父亲:一张身份证,一部白色手机,四张车票,38.5元现金。

身为一名学生和河南建业队的球迷,郑旭一开始玩的很小,十块钱的“二串一”,连红好多天,觉得赚钱太容易了,慢慢就加大投注,变成100元、200元。郑旭逐渐赔钱,有点慌了,输光了生活费。他不甘心,于是借钱买,曾一次中了7000元。

他在赢钱后,还买了苹果手机,还请室友吃过一顿饭。“如果这是个终点多好,可惜我没有。”郑旭写道。

偶尔一次,他看到足彩吧里的一些代理说外围赚钱,让他过去开户,他充了50块钱进去,把之前的两千多块钱全部投入滚球,最后全部输光。这时他想到了网络借贷,他在网贷平台贷了一万多,这是他人生中第一次搞这么多钱,“虽然是贷款,心里居然一点恐慌都没有,钱那时候看来就是数字,一个越来越大的数字。”半个月,一万多又全部输光。

郑旭所写欠条郑旭所写欠条

从2015年8月份开始他收到很多网络借贷的催款通知,迷恋网络赌球导致欠债的事实才被家人知晓。常年生活在大山里务农的老郑一直到儿子去世,也没弄明白名目繁多的P2P网贷究竟是什么东西,但他还是陆续替儿子偿还了10余万元欠债,耗光了他一辈子的积蓄。

即便这样也未能阻止郑旭继续赌球,一个赌徒的心理往往是期待靠最后一搏实现翻本,不惜一而再再而三的铤而走险,赌博就是一个黑洞,让你越陷越深。最终郑旭从20万到30万,再到60万,即便是亲友帮助也堵不上这个窟窿了。

如今,郑旭的骨灰存放在邓州市殡仪馆,按照家乡的风俗,在外面死的人不能进屋了。郑旭再也不能回家,“赌输了,命都没了。”3月17日,在儿子学校西门,老郑边说边哭。

这样因赌成瘾,继而欠债累累,最终家破人亡的故事我们还能找到很多。2014年世界杯赛开始后,大量非法赌球网站通过网络引诱球迷参与比赛赌球,6月19日海南一女子因赌球输掉十余万自杀身亡,留下一名3岁幼子;6月26日阿根廷与尼日利亚小组赛后广州一男子赌输跳楼,双腿粉碎性骨折...

究竟赌球有什么魔力,让这些人最终深陷其中无法自拔呢?

本文地址:/lognhuhedaili/2018/1107/7.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!

大家都在看更多>>

今日热点资讯

今日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