位置:龙虎和 > 龙虎和平台 > 正文 >

煞费苦心编故事他只为逼我分手

2018年11月24日 20:53来源:网络整理手机版

来源:新华网-武汉晚报

 

 

  交友网站

  这段感情要从某个交友网站说起。去年初,我听朋友提到一个交友网站,说是一个很好的交友平台。那时,我大学快要毕业了,却仍没有恋爱过。于是,我怀着好奇和憧憬注册了一个会员号。进去以后,果然有许多和我一样希望交友的人。

  很快,我在里面认识了一个男人,我叫他S吧。我们在网站上通过几次信,没过多久他提出交换QQ号和手机号。我犹豫了,毕竟认识的时间太短。犹豫的过程中,我进了他的QQ空间,从里面的一些照片和文字中,我了解到,他经常献血,不止如此,汶川地震时,他曾经不惜放弃工作去当志愿者。我感觉这是个比较有爱心的人,再想想他写的信,感觉还蛮真诚的,于是,我加了他的QQ。

  在线交流,我们聊得很投机。他给我讲了许多在汶川的事情,让我很感动,更相信他是个人品不错的人。这之中我了解了他的学历职业家庭等等,知道他也是武汉人。

  在网上聊了一周后,他提出见面,我欣然同意。见面时,他表现殷勤而绅士,细心又体贴,这些都让我怦然心动。

  也许想让我相信他,他还主动提出带我去他工作地方。那是一个国营单位,环境不错,员工素质都挺高的。他的同事对我也很热情,我越发觉得这人可信可靠。

  几次见面后,他说很喜欢我,希望能一辈子照顾我,永不变心。那些话让我再次心动,那一夜我彻底失眠了。我明白我们相识时间太短,不能太轻率,可那些甜言蜜语打动着我,仅存的一点理性很快就被冲没了。第二天,我答应了他的请求。

  开始恋爱的那段日子,我真的很开心,一起逛街、看电影,幸福而甜蜜。但也有让人烦恼的时候,他不止一次提出要与我同居,而且说出来的理由异常温柔,他说就是想照顾我,为我洗衣做饭。

  可是我大学还没毕业,所以很坚定地拒绝了,不过同时也表示,毕业后可以考虑这件事。

  脑瘤之谜

  其实,不答应同居并不表明我对他的感情不够深,相反,我每天都想念他,想到他,心里充满了甜蜜。有时,我都不明白自己为什么对他这么一往情深。其实,他并非才华横溢,也非英俊帅气,而且他的家庭还很贫寒。曾经有人劝过我,说他配不上我,还说他社会阅历太丰富,我跟他不太合适。可这一切都不能阻挡我愿意为这段感情付出。

  看得出来,我的拒绝让他很失望,我的表白也似乎显得苍白。那一次,他很淡然地和我分别。

  不久后的一天,我突然接到他的电话,说他出差在外,感觉头不舒服。我很担心,让他赶快去医院检查一下。放下他的电话后,我的心再也不能平静,隔一会儿就给他发个短信问他怎样了。

  第二天,他打来电话说,医院诊断他得了脑部肿瘤。这消息像晴天霹雳,打得我目瞪口呆,我难过极了。他还安慰我说,过几天回汉后再到最好的医院去查一次,也许会是误诊,这让我心里稍稍好受了点。

  没想到几天后,他再次打来电话时,并没带来好消息。他说去医院检查了,还是脑部肿瘤。我突然有种撕心裂肺的痛!真的没想到,我爱的人会得这样的病。我一刻也没耽误,立即赶到他身边。

  见到他时,我发现他的气色一如平常,我真不愿相信,如此健康的人会得这么严重的病。我说:把病历给我看看!他手一摊说:在专家那儿。那时,我丝毫没怀疑他话的真实性。

  我哭了整整一夜,第二天早上醒来,两个眼睛肿得都睁不开。可是我还是第一个想到他,我打电话给他,想陪他去医院治疗。我想,此时,他一定需要我,我要陪他手术,住院,照顾他安抚他,哪怕再苦再累。我觉得这辈子什么都是虚的,只有感情才是最真实的,最值得我去追求和付出。

  可他却告诉我,专家说他可以暂时不用手术,吃药就可以了!他还说,他会一直工作下去,通过工作来麻痹自己,怕自己一旦闲下来会崩溃。他说得合情合理,我毫不怀疑,并告诉他我愿意多陪陪他。他说不用了,现在工作很忙。

  接下来的几天,我常打电话说想见他,他总说工作忙过两天再说。可过了好多两天,他都没给我打电话,我真的担心坏了。忍不住,我又给他打电话说想看看他。他却又告诉我一个坏消息,说他单位怀疑他有经济问题,要把他关在招待所里审查,而且还要限制通讯,让我不要再打电话给他。

  我不懂这件事情有多严重,也不知自己主动联系会对他造成什么影响,于是就遵照他的嘱咐不打电话,不发短信。

  那淡淡的一瞥

  漫长的等待,我的心备受煎熬。刚开始几天,他还偶尔给我发发短信,后来就完全没有音讯。那些日子,我过得天昏地暗,心里无时无刻不牵挂不知在何方的他。

  大约一个月过去了,出于对他身体的担忧,我忍不住给他发了几条短信,他没回。我又壮着胆给他打电话,电话不通。顿时,许许多多可怕的念头钻进我脑子里,可我却什么都不能做,只能暗自垂泪。

  又过了一周,那个早上,才六点多,我给他打电话。电话居然通了,但是没人接。我突然有种预感,他已从关禁闭的地方出来了!

  我立马起床,赶到他们单位。我一眼就看到那个熟悉而又让我揪心的背影。他回头看见我,我以为他会惊喜,哪料却是淡淡的一瞥,仿佛我根本是个毫不相干的人。

  他把我拉到没人的地方,低声说:现在还在审查期,我心情也不好,等一个月后审查结束了再好好跟你谈。看他一脸严肃的表情,我再次相信了他。

  我度日如年般地等待着一个月后的到来。其间,我给他发了无数条短信,关心他的身体状况或者诉说自己的思念,但他从来不回;打电话,他也从来不接,或者直接摁掉。

  渐渐地我觉出了不对,又发短信告诉他:如果想跟我分手,用不着使这样那样的手段,用不着回避我,只需要说一声再见,我就会马上消失。虽然我会很难过,但绝对不会再打搅你!可依旧是石沉大海。

  有一天,我用别人的手机给他打了一个电话,那边竟然接了。他喂过一声后,一听是我的声音,立马就不说话了,只传来嘈杂的人声。我终于明确感到他的有意回避。我发短信过去质问他。这次,短信得到回复,却说我找错了人,还编了个名字,说这号码是新买的。

  我无语,虽然我头脑比较简单,但总能分辨出他的声音吧。可笑的是,他居然编出这样不堪一击的谎话。我为他担忧,他毫不领情也就罢了,但他竟然都没勇气去承认自己想退出,懦弱到不敢直面我,虚伪到要用尽手段来让我提出分手,以显示不是他想放弃这段感情。

  我心如死灰,曾经的山盟海誓,温存体贴都化为灰烬。

  我没再去找他,没有意义,他已经不爱我了,又或者,他根本从未爱过我,他只是想从我身上得到一种感情的满足,用过了,就如同抹布一样,随手一扔,不需要交待,不需要道别。

  后来我跟他的一个同事联系过,确认了他的手机号一直没换过,也从未听说过他有什么脑瘤,还有就是听说他家里给他介绍了一个女朋友……

  (文中人物均为化名)

  优柔男人

本文地址:/longhuhepingtai/2018/1124/294.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!

大家都在看更多>>

今日热点资讯